茶的温柔,愿余生静好

  夜色初上的时候,喜欢捧一杯热茶,无比悠然地呷,像是同一位心有戚戚的好友叙叙旧,一天的疲劳和奔波,会像律动地河水,渐渐平静而熨帖。
 
  茶是知心人。在这世间,相聚时的陪伴,和分离时的惦念,何等温柔,一杯热茶竟都有了,纵然惦念的人不在身边,还有一杯茶的陪伴。再豁达的人,也有他的柔肠寸断;再洒脱的人,也有他的依恋缠绵。

  且看苏轼,那个竹杖芒鞋轻胜马的勇士,那个爱茶如痴如醉的诗人,也有他的温柔缱绻,有他的放不下。呷一口茶,且听,那个温柔带着点苦味儿的往事。
 
  宋神宗熙宁四年,苏轼被贬为杭州通判,西子湖畔,一位舞姿绰约的小女子惊讶了诗人的目光,此一遇便是二十多年的陪伴。
  女孩子唤作朝云,仰慕苏轼才华,在苏轼两度被贬谪期间,都温柔相伴,她无名无份,如同上天赐给诗人的一朵解语花,灵动而出尘。
 
  想必在很多个日夜,朝云都会为嗜茶的苏轼奉上一杯热茶,默默在侧,共度光阴,那呷一口茶的温柔,足以安慰苏轼仕途跌宕的苦闷。
  终是好景不常在,朝云薄命,临终默念《金刚经》文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、幻、泡、影,如露,亦如电,应做如是观。”佛禅之语何尝不是对苏轼无尽的牵挂。
 
  佳人已去,茗茶仍在,再无陪伴,便唯剩思念,“西湖不欲往,暮树号寒鸦”苏轼失去心头所爱的悲伤,又岂是诗文所能排解。
  世间有太多的儿女情长,这或许就是人之为人的妙趣,我们期待着花朵的开放,却也会看到它不得不枯萎的现实,越是美丽,越是痛惜,韶光便成了岁月。
 
  漫长岁月里,能有一杯热茶在侧,已是确幸。在呷一口茶的温柔里,愿君余生静好。
责编:米渣
彩神app下载—彩神8app官方登入品牌推荐